西藏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恰同学少年蔡和森的友谊与爱情

发布时间:2019-05-14 23:30:35 编辑:笔名

恰同学少年蔡和森的友谊与爱情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脍炙人口的《沁园春·长沙》作于1925年寒秋,32岁的毛泽东独立于岳麓山下橘子洲头,怀念在湖南一师读书的岁月与少年时代的诸位友人。这些友人中,重要的一个当属蔡和森。那些年,他们形影不离,并称“毛蔡”,据蔡和森的外甥女刘昂回忆,毛蔡在一师都是怪人,都不修边幅,思想与生活与众不同。他们的老师杨昌济非常引以为傲,写信给章士钊说:“吾郑重语君,二子海内人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  “人生少年结合至重要”  蔡和森出生于1895年3月30日,今年是他120周年诞辰。十几岁时,父亲失去官职,变卖房屋田地,蔡家穷困潦倒,蔡和森不得不去辣酱店做学徒,工作非常繁重,从小就患有哮喘的他身体更加病弱。他的母亲葛健豪人如其名,用女儿蔡畅的话说,她“真是一个可惊世的女子”。葛健豪年轻时与秋瑾结识,胸怀志气远胜男子。她力主让16岁的蔡和森离开辣酱店去上小学堂。那是1911年,这个超高龄小学生受到新知识和革命思想的洗礼。  1913年秋,蔡和森为节省学杂费考入湖南省立师范。同一年,20岁的毛泽东也因为交不起学费考入湖南第四师范。1914年,第四师范并入一师。毛泽东与蔡和森虽然不同班,但都是文史哲学霸,在全校颇有名气,两人很快便惺惺相惜成为好友。常在一起学习和玩耍的还有比他们高三个年级的萧子升,他们号称“湘江三友”。萧子升温文儒雅,信奉改良主义,被毛泽东取外号为“萧菩萨”。杨昌济欣赏毛蔡,但对于萧子升更有别样的喜爱,曾动意将爱女开慧许配给他,但萧子升老家已有妻室便作罢。  大学时代,蔡和森要与病弱的身体抗争,每日早起和临睡前各冷水浴一次。四点半起床,爬到山顶静坐,九点下山,十点吃早饭然后看书两小时。下午挖土种菜,间或看书。晚四点半吃饭,饭后静坐练气功。毛泽东对于静坐法不以为然,认为要野蛮体魄必须采取更激烈的方法。他鼓动蔡和森一起,冒着寒风下湘江游泳,专门在刮风下雨下雪时脱掉衣服在户外暴走,称之为风浴、雨浴、雪浴。周六结伴爬岳麓山,夜宿山头,第二天再下山。在外露宿时他们什么也不盖,被蚊子咬了满身包回家来,葛健豪心疼地问为什么不赶蚊子,他们说是锻炼毅力。  蔡和森对毛泽东十分看中,他劝友人沈宜甲说,必须与毛泽东成为好友,“人生少年结合至重要”,毛泽东是了不起的人物,“坐定如山,意坚如铁”。  蔡和森到长沙求学后,葛健豪也带着女儿蔡庆熙、蔡咸熙(即蔡畅)以及外孙女离开老家永丰。葛健豪进入湖南女子教育养习所,庆熙入自治女校缝纫班,外孙女入幼稚园,蔡畅进入周南女校,一家三代五口长沙求学,传为佳话。蔡畅回忆说,不管我们怎样饱一餐饿一餐,对于前途,我们与和森一道,是充满信心的。  1917年,蔡和森毕业后,一家人在岳麓山下租了一间房子居住,蔡和森找不到工作,全家仅靠蔡畅在周南女校任教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蔡和森是家里的男人,不愿吃白饭,经常一早就提着一篮子书出去看书,到晚上才回来,饿一天肚子。萧子升把他接到自己任教的私立学校宿舍,同吃同住了一段,蔡和森放开肚子饱餐了几顿。萧子升回忆,他的厨子说,你的客人真是大吃家!我常常给他拿半桶饭,他的饭量抵得上三四个人呢。  蔡家成了长沙进步青年的据点,尽管经常断炊,葛健豪还是大方招待毛泽东等同学来家里吃饭。毛泽东把蔡家几乎当成自己家,有空就来吃饭和留宿,帮着种菜干活。为了方便照顾,毛泽东还把生病的母亲接来蔡家住了几个月。  1918年4月,毛泽东、萧子升、罗章龙、何叔衡等13人在蔡和森家开会,成立了新民学会。学会定下五条戒律:不虚伪,不懒惰,不浪费,不赌博,不狎妓。  新民学会成立前后,蔡和森与毛泽东看到一本杂志上报道两个学生走到了西藏,他俩也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对驴友穿着草鞋上路,身无分文,行李只有一把雨伞、一条毛巾、几件换洗衣服。他们沿洞庭湖南岸东岸,途经湘阴、岳阳、平江、浏阳等地,一路帮农民写信写对联,与私塾先生搭讪谈论诗书,两个勤快又有学识的大学生徒步旅行,让淳朴的乡民很感兴趣,往往会主动留饭留宿。回家后,葛健豪问他们没钱是怎么撑这么久的,蔡和森总结为“见人说话,遇事帮忙”。  “和森是九儿真正所爱的人”  旅行归来,毛泽东、蔡和森与新民学会的许多年轻人都面临着毕业找不到理想工作的问题。恰在此时,已在北大任教的杨昌济写信给他们,告诉他们蔡元培、李石曾等人正在筹办赴法勤工俭学项目。既可打工赚钱,又可出国学习,看起来正是这些贫寒知识青年的良好出路。  1918年6月,蔡和森只身进京,为新民学会诸友打前站,经杨昌济引荐拜访蔡元培,了解勤工俭学细节。经蔡和森奔走铺路,1918年8月,毛泽东、张昆弟、萧子升等人也来到了北京准备赴法。  家有母亲葛健豪和妹妹蔡畅那样的奇女子,蔡和森历来注重女权,在给毛泽东的信中,他提到要使女界同时进化,并返乡极力动员母亲和妹妹赴法。葛健豪担心自己年事已高去了就回不来了,蔡和森大笑说:“黄土处处好埋人嘛!将来法国人,还有从祖国来的人,都会到你坟上去凭吊,纪念你这个爱国进步的老妈妈。”葛健豪大笑称是。  蔡畅邀请她的同学向警予也加入女子赴法运动。向警予当时正在湖南溆浦老家办女学,一位军官想讨她作二房,她索性趁机逃到长沙,住在蔡家。她的个性深得葛健豪喜爱。  1919年12月25日,葛健豪、蔡和森、蔡畅、向警予从上海起航。当年一家三代五口人赴长沙求学就火了一把,如今54岁的小脚妇女葛健豪携一儿一女出国留学,又成为报刊上的热门。

35天的海上漂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艰苦乏味的,对于热恋中人则是蜜月游轮。蔡和森与向警予在甲板上看日出,谈人生,谈理想,谈革命,当轮船抵达马赛,他们的感情也到达彼岸。独身主义不失为当时进步青年的一种潮流,蔡和森和毛泽东都曾声称要保持独身,鄙夷旧式婚姻,并且认为婚姻会成为事业的羁绊。向警予在抗婚时也发誓“终身不嫁,以身许国”。蔡畅调侃地回忆道,“动摇独身的决心的,倒是被称为‘圣人’的我的哥哥和森。”  1920年5月,在法国小城蒙达尼,蔡和森和向警予举行了婚礼,他们自称是“结盟”而不是“结婚”,以示与封建婚姻划清界限。两人坐在草地长椅上拍了一张结婚照,蔡和森手持一本《资本论》。  “向蔡同盟”一时成为进步青年的婚恋标杆,毛泽东决意留在国内不去法国留学了,他收到向蔡结盟的消息后,表示“我们正好奉向蔡做首领,组成一个‘拒婚同盟’。”半年后,杨开慧提着一只小皮箱去毛泽东的宿舍,两人就此生活在一起,同样免去新房、酒席等“俗人之举”。  向警予在家中排行第九,乳名九儿。她给父亲寄去一张明信片,上面印着一对可爱的小孩。明信片上写道:“和森是九儿的真正所爱的人,志趣没有一点不同的。这画片上的两小,也合他与我的意。我同他是一千九百廿年产生的新人,又可叫作廿世纪的小孩子。”  “你不是和森个人的爱人”  初抵法国的半年,蔡和森收集了上百种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文章及小册子,手捧一本法华字典“硬译”,成为“极端马克思派”。他把这些文章在同学间宣传,主张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与信奉无政府主义的萧子升进行了激烈辩论。他们把双方的主张写信寄给毛泽东,请他来评判,毛泽东复信赞同蔡和森。湘江三友在政治上从此隔江相望。  1921年底,蔡和森在上海经陈独秀介绍加入共产党。1922年7月,在中共二大上,蔡和森以留法中共支部代表身份参加,当选为中央委员、宣传部长,向警予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并担任中共任妇女部长。9月,中共中央份公开机关报《向导》创刊,蔡和森担任主编。  蔡和森和向警予住在中共宣传部在上海的寓所。表面上他们是受人羡慕的革命伴侣,其实别有幽愁暗恨生。两人的工作都非常繁忙,女儿蔡妮、儿子蔡博出生后都送回老家由葛健豪抚养,向蔡虽为人父母却并没有享受正常的家庭生活。  1923年,向警予外出工作时,张国焘曾和蔡和森同住一段时间。他回忆,蔡和森经常整天不说话,埋头阅读和写作,哮喘病发时呼吸急促像扇火的风箱,但从不肯听劝告保养身体,往往不记得吃饭。房间里书刊报纸乱七八糟很不清洁,累了不解衣不脱鞋就倒下,过会儿又起来写作,夜里经常穿着“粗劣的皮鞋”来回踱步思考,吵得人无法入睡。张国焘自言他和蔡和森的友谊是很深厚的,但仍然认为和他一起生活是件苦事。“他这种生活习惯,是会有损于伉俪乐趣的。”  1925年,留苏归来的彭述之接替宣传部长职务,以便蔡和森专心《向导》。彭述之和秘书郑超麟住进了宣传部寓所,与向蔡夫妇朝夕相处。彭述之是风流才子式的人物,轻松幽默,与废寝忘食不苟言笑的蔡和森形成鲜明对比。  1925年6月,劳累过度的蔡和森哮喘复发,中共中央决定让他去北京治病。9月,蔡和森和陈独秀一道返回上海,向警予没有去车站迎接,蔡和森感到不对头。几天后,向警予实在憋不住心事,向蔡和森和盘托出,她爱上了彭述之。  据郑超麟回忆,中共中央主席团在向蔡寓所的客堂间开会,讨论完毕,陈独秀刚宣布散会,蔡和森忽然站起来,说他还有一个问题请大家讨论:“警予同志和述之同志发生了恋爱……”  郑超麟写道:“当时,独秀、秋白、国焘,以及列席的人,他们的神气好像果戈理的《钦差大臣》剧中一幕的场面。他们好久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是如此出于他们意料之外的。,独秀说:‘这要看警予同志自己决定。’警予伏案大哭,一句话不肯说。独秀问警予:‘你究竟是爱述之呢,还是爱和森呢?’警予总是不响。独秀又问:‘你不爱和森了么?’警予又不响。”  ,陈独秀、瞿秋白、张国焘商量决定,派向警予同蔡和森一起去莫斯科,让向警予进入东方大学学习,蔡和森参加共产国际委员会第六次扩大会议,希望异国之旅能修复他们的感情,同时让向警予和彭述之隔离降温。同去的还有李立三、李一纯夫妇。漫长的旅途中,李立三让李一纯多开导蔡和森。所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蔡和森和李一纯恋爱了。  蔡和森与向警予在莫斯科正式分手,与李一纯结婚。李一纯的任丈夫是杨开智,即杨开慧的哥哥。据张国焘、郑超麟等人的回忆,种种千丝万缕的感情问题,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党内关系。  1928年3月,向警予被捕,蔡和森非常焦急,他向在国民政府任职的萧子升求援,萧子升设法营救但没有成功。1928年5月,向警予牺牲,蔡和森的外甥女刘昂记得,葛健豪伤心得几天没吃饭,写挽联哀悼“愚母惭愧未同去”“贤媳光荣已先归”。她始终看中向警予这个儿媳,对蔡和森的再婚很不满意。蔡和森在悼念文中依然称向警予为“我的妻”:“伟大的警予,英勇的警予,你没有死,你永远没有死。你不是和森个人的爱人,你是中国无产阶级永远的爱人!”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蔡和森立即提出要在两湖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但没有得到中共中央的支持,且当时条件尚不成熟。1931年,得知毛泽东在瑞金建立了根据地,蔡和森向中共中央提出想去瑞金参加武装斗争,以王明为首的中共中央要求他去香港挽回受到严重破坏的党组织。在香港,蔡和森遭到叛徒顾顺章指认被捕,于1931年8月牺牲。  “我还清楚记得,只要推开简陋的宿舍门,就能看到蔡和森坐在窗前阅读,他苍白、瘦弱,衣衫薄旧,因为哮喘而不时地剧烈咳嗽。”这是蔡畅晚年对哥哥的回忆,也是蔡和森留给许多人深刻的印象,他似乎永远都在阅读和写作。风华正茂之时,“湘江三友”指点江山各立奇志,毛泽东要打平天下不平阶级,蔡和森说要读遍天下奇书,萧子升要游遍天下各国。三个年轻人用他们的余生实践着诺言。萧子升足迹遍布欧洲、美洲,后半生从事教育事业,1976年客死乌拉圭。在延安,毛泽东与萧子升的弟弟萧三聊天,谈起蔡和森,他沉默了很久,说:“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和森同志都做到了。”

责编:传媒

预制泵站厂家
农村污水处理设备价格
电疗按摩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