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统御万界第三零零章九连山矿区下

发布时间:2020-01-21 17:41:41 编辑:笔名

统御万界 第三零零章 九连山矿区(下)

众人之中,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鱼楸兰了,她冷着脸,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眼神之中带着几分责备和审视,就那么看着孙昂。

孙昂被她看的如芒在背,却还是坦然道:“走吧,这件事情,我以后再跟你们慢慢解释。”

这里是战场,可惜这一战虽然凶险并且酣畅淋漓,但是没什么战利品。入魂之下,所有的物品全都化作了最为细小的粒子。

《血焰真身诀》的效果正在退去,孙昂感觉到一阵虚弱袭来。尽管因为境界提升,《血焰真身诀》的后遗症被削弱了很多,但仍旧让孙昂有些晕头转向,他身形一个摇晃差点栽倒,身边的邱依蕊和鱼沛兰想都不想赶紧扶住。

孙昂面色苍白,气息微弱,朝两女笑了一笑,刚刚因为神葬帝女的事情而形成的一层淡淡隔阂,也就此消失了。

鱼沛兰看着他的脸色心中一痛差点落下泪来,和邱依蕊一左一右搀扶着。身上淡淡的幽香钻进孙昂的鼻孔,他有些迷醉,更加眼皮发沉。

孙堂道:“休息一下,我去做个担架来。”

片刻之后,孙堂和孙健抬着孙昂,担架上已经鼾声绵长,孙昂服用了灵丹之后沉沉睡去。

孙毅甩着两只手,优哉游哉的走在最前面,整个小队里面,就他一个人觉得“这都不是个事儿”了。

孙昂再次醒来,小伙伴们已经找到了一座山洞,孙毅哼着小曲儿,正在洞口外面生起一堆篝火,靠着一头猎物。

看到孙昂醒来,邱依蕊拿起身边早已经准备好的水瓶递过去:“喝点吧。”

孙昂喝了一口,入口清爽,带着一丝淡淡的花香,水中还蕴藏着天地元能。在这种荒山野岭之中,要准备这样一瓶水也是费了心思的。他微微一笑,还是邱依蕊最贴心。

邱依蕊也是甜甜一笑,两人的默契已经尽在不言中。

鱼沛兰还是忍不住道:“有其他的姐妹我不介意,我也知道你很优秀,我和蕊姐不能独占,但是ē…她是魔族啊!”

最后一句,充满了担忧和敌意。

是的,神葬是魔族,人魔两族乃是世仇,鱼家在人魔战场上历代都有重要人物阵亡,这种仇恨绝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孙昂静静的喝着水,他注意到孙堂和孙健虽然坐在一边,却也竖着耳朵在听。他想了想,道:“或许这是一个契机。”

“契机?”鱼沛兰疑惑。孙昂慢慢把水喝完:“魔族强大,即便是当年被御古龙仙帝赶下暗海,也能硬生生坚持着,等到了反攻七界的机会。

人族更是在七界上繁衍生息,如今人口亿万。两族厮杀不断,血流成河。仇恨绵延千万年,可是这真的有必要吗?大家难道不能放下仇恨,相安无事?”

鱼沛兰等人愕然,孙昂不指望他们马上能够认同自己的看法,接着说道:“和平相处并不是就要和魔族变得友好,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居住地,让他们迁徙过去,最好永远也别回来。”

人魔两族的大战,抛开仇恨和胜败来看,对于人族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每年消耗在大战之中的物资和人员都是海量的,如不是人魔大战的拖累,人族现在的文明程度应该更高,说不定已经迈入了星海。

孙堂忍不住问道:“可是我们绝不可能将七界中的任何一处大陆让给魔族,这是祖宗留下的产业,若是在我们手中丢了,便是人族的千古罪人!”

孙昂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在暗海七界的人族看来,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在他看来,则是:暗海之外大有天地!

和法神有了联系,又继承了主神的记忆之后,他更加确定,星海之中有其他适合居住的大陆。

或许这真的是一个契机,可以让神葬帝女说服魔族高层。

当然,这件事情相当的不容易,魔族也发源于暗海七界,他们也想继续在七界上生存下去。

孙昂并不明说:“七界不会给他们,但们可以寻找其他的大陆。”

大家都没有说话,思量着孙昂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每个人都看到了难度,感觉并不乐观。

孙昂体内那种虚弱感再次袭来,他拍拍手:“行了,先到这里吧,我快饿死了,孙毅你到底弄好了没有?给我一头魔象我都能吃下去。”

“没问题,味道正好。”孙毅举着猎物进来,孙昂立刻大吃起来。

……

安丘山区之中,有大大小小十几个矿场,另外还有两个伐木场。这里出产一种在玉明朝非常受欢迎的木料“玉禾木”。

这种木料据说打磨处理之后,会如同玉石一般温润,色泽厚重,气味淡香。长久使用,对于武者的修行也是大有好处。

而丁家的左岭矿山距离这座伐木场并不远,根据陵王提供的资料上来看,两家关系不错。

不过孙昂并不关心这些,他要来左岭矿山,是为了其中出产的一种叫做“革铁”的矿物。这种矿物在丹器师的领域十分抢手,用量极大。

孙昂手头上有一块翰银,还是在亡领中得到的,狼灵和雷陨之所以强悍,也是因为其中恰如其分的添加了一些翰银。

翰银的用量十分讲究,而革铁则是越多越好。

或者说得严谨一点,在保证丹器体积和重量的前提下,金属类材料为主的丹器之中,革铁越多越好。

左岭矿山之中出产四种主要的金属矿物,都是六阶材料,可是革铁不在其中。革铁属于四种主要金属矿物后面,一连串伴生矿之一。

不过哪怕是每年只有十几斤,对于孙昂来说也值了。

这一次没有陵王派来的强者跟随,他们早已经提前一步赶到矿山,将这里全面控制。矿山不比渔场,渔场内的鱼类都没有成熟,无法收获。矿山可不一样,万一管事、矿工哄抢了矿石逃走,那可是巨大的损失。

一位命极境强者毕恭毕敬的接待了孙昂六人,并且将矿山的大致情况向他介绍了:“少将军,目前您的这座矿山,已经开挖了四条矿道,最深的已经有十里。

每年稳定出产四种主要矿物六千斤,收入大约在三千万玉钱上下。”

孙昂打断他:“我只想知道革铁每年有多少产量?”

“革铁?”命极境强者一愣,除非是七阶以上的造物师,否则连革铁这个名字都未必听说过。这位命极境强者是单纯的武者,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惭愧道:“您稍等,我去把几个具体管事的叫来。”

矿山有四个管事,各自负责一个矿洞。如果将来矿山开挖第五条矿洞,那么就会有第五个管事。

四大管事一进来,扑通跪倒下去,月湖渔场白一宝的下场,他们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他们连连叩首,然后迅速的报上了自己掌握的数据,每一个数据都精确到了两,以此在新主人面前表现自己很能干、很用心。

孙昂却只问了一句:“革铁有多少?”

“革铁?”四人疑惑,这种材料很冷僻,就算是高阶的造物师,也很少用得上。

一名管事叩首道:“主上,革铁并不在我们的矿洞内出产,而是……”他硬着头皮说道:“是从别的矿山中抢来的。”

这倒是让孙昂意外了:“抢来的?”

那名管事上前道:“主上,九连山之中就是如此,我们抢别的人,别人也回来抢我们的。每个月,相邻的、甚至是不相邻的矿场之间,都会因为各种摩擦发生械斗。打赢了,自然可以从战败一方收获一些战利品。打输了,我们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不过这么长时间下来,大家都有默契了,矿场内的护卫最高等级不能超过命迁境。而参加械斗的护卫最高不能超过命玄境。

因为太强大的武者很容易一不留神毁了整个矿山……”

孙昂一想也是:即便是命玄境,真个全力出手,配以神兵,也能轻松将一座矿坑轰塌。

命极境强者点头道:“这里牵扯利益太大,大家都难以自制。这么多年下来,就形成了这么一套默契的规则。”

孙昂点头:“继续说,革铁你们是从那座矿场抢来的?”

管事说道:“从东边的凌河矿场抢来的。那座矿场属于澹台氏,丁家乃是兰京世家,而澹台氏则是南方本地的世家贵族,根基在炎雀郡,繁衍千年,在王朝南部根深蒂固。

双方实力不相上下,所以争斗起来也是两败俱伤,只能每年指使我们这些手下,在矿山中小打小闹一下。不管是谁占了便宜,都会开心大半年。吃了亏的则是憋着一股劲,给矿场内加强力量,下一次报复回来。

当年这座矿山是属于一个小家族,后来那个家族落败,后人将矿山出手。澹台氏和丁家都看上了,最后还是丁家靠着在兰境内的关系,从澹台氏手中将矿山抢走,两家的恩怨就是那个时候结下的。”

北京国仁医院可靠吗
成医附院靠谱吗
广东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济南男科治疗方法
佛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