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至尊符神第六百七十二章神焰如狱

发布时间:2020-01-21 04:05:01 编辑:笔名

至尊符神 第六百七十二章 神焰如狱

神焰如狱!

各种各样的神焰,一遍遍地在阿哲和小小身上灼烧,让他们每一刻都痛不欲生。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像是被拉长到了极限的面筋一般,每一息都变得无比漫长,每一刻钟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次漫长而痛苦的炼狱之旅!

“小小,坚持住!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输。”阿哲强忍住痛苦,又一次地提醒小小。

“嗯,少爷放心,小小还挺得住。”小小的身形犹如风中的残烛一般飘扬不定,她的命魂妖息也在火焰的灼烧之下变得极为脆弱,随时可能崩散。可是这个小姑娘却以惊人的意志力,还在坚持着。

赤妖和辛焱俱是一脸紧张,死死盯着浑身被神魂之火缠绕着缭绕的阿哲和小小,眼中全是担心之情。

三天三夜过去,阿哲和小小都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式,一动不动。

辛焱和赤妖也是一动不动,一直都守护在两妖之侧,虽然在这个时候,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可是他们还是守在这里。

辛焱和赤妖心中都不禁有些悔意,后悔不该让阿哲和小小这么早接触到流云天翼。

阿哲和小小修的虽然是半神诀,但是他们所修炼的神力辛焱的神力并不相同。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现在只能祈祷阿哲和小小能收服神魂之火,否则的话,他们将会被神魂之火烧蚀心魂,最后沦为行尸走肉。

忽然,阿哲和小小周身的神焰突然变得剧烈起来,丝丝缕缕的神焰犹如遇到磁石的铁屑一般,纷纷朝阿哲和小小的体内钻去。

“成败在此一举。”

辛焱和赤妖对视一眼,彼此抑制不住心中激动。

果然,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缠绕在阿哲和小小周身的神焰一点点变暗。又过了一会儿,所有的光芒都敛去。

阿哲和小小的身影再次变得清晰起来,两妖看起来和原来并没有什么两样,唯一的变化是,他们眼睛变得更加清澈,更加明亮。

“谢谢大人赐于的神焰!”阿哲和小小缓步上前,对辛焱深深行了一礼。

“恭喜你们。”辛焱倒显得要比阿哲和小小激动得多,他对阿哲和小小道:“你们能破解这神焰烙印,凭的全是你们自己的悟性和运气。并不是我的功劳。”

阿哲道:“阿哲和小小愿意追随大人,望大人不要嫌弃。”

辛焱闻言大喜,阿哲和小小领悟神焰之火的秘密之后,在修炼神力一途将一日千里,假以时日,实力将绝不逊色于文秀和虎子。若是能将这两个妖收归帐下,以后统御神木林和怜星、邀月界的妖修的事大可以交给他们来做。

他正要开口,谁知这时,他却感觉到一道阴冷可怖气息正紧盯着自己,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赤妖这厮又不满意了。

赤妖不满意,后果很严重。

“这个死人妖,老是跟哥捣乱。”辛焱强忍住心中的不满,他钻进识海,直接对赤妖道:“赤妖,是他们自己说要做我的追随者,可不是我强迫他们的。”

赤妖冷冷一笑,说道:“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也不能成为你的追随者。”

辛焱问道:“为什么?”

赤妖道:“比起你来,他们更具备成为开一代之先河的大宗师风范。”

“大宗师?”辛焱没想到赤妖竟然会给阿哲和小小这么高的期许,不由大觉意外。

在妖界的历史上,有许多修为通天,势力强大的强者,但是最受妖修尊崇和敬仰的却是那些穷究天地之变,通晓万物自然之道的大妖,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宗师。

在妖界,能被称为大宗师的无一不是天纵奇才,每一个都创造出过一门震古烁今的绝学,对后世影响深远。

即便是赤妖师尊那样的高手,也未能跻身于大宗师的行列之中。

赤妖却是一脸地认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别说是一境之地,你就是把整个天下都交给阿哲和小小,也未必可以让他们动心。他们的才华绝不可以淹没在繁琐俗世杂物之中。”

辛焱一听,倒是乐了:“你的意思是,哥不配当他们的老板?”

赤妖一脸地不屑:“你?别看你现在有了一块地盘,但是从根子上来说,你依旧不过就是一个土得不能再土的,只会在地里刨食的乡巴佬。”

辛焱终于愤怒了:“没有我们这些地里刨食的生产修者,不知道你们这些旷世高妖吃什么,喝什么,又拿什么来修炼?”说到他和赤妖之间的分歧,最大的一点就是双方对于生产修者的态度。在出身世家的赤妖看来,生产修者虽然不可或缺,但是他们永远是卑微而弱小的,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在修真界占据任何重要的地位。

但是辛焱却从来不认同这一点,在他看来,无论是战斗修者,还是生产修者,都各有各的作用,两者相辅相成,彼此都不可或缺。

所以,无论是在云岛、水南界还是北境天,他对生产修者和战斗修者都是一视同仁,不分至轩。事实上,他之所以能打下这么大的地盘,除了战斗修者们不畏强暴、不惜牺牲的拼杀之外,也少不了生产修者们功劳。

若是没有这些生产修者辛勤劳作,源源不断地提供各种修真资源,保障军需和后勤,他的战部绝对无法在一次次地战斗中支持下来。

辛焱每占据一地,第一件事就是安定人心,恢复和发展生产。所以在他的治下,无论是水南灵苑、云岛、水南界、天煞峰,还是北境天、神木林,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富足,更加繁华。

若论在生产方面的才能,辛焱绝对可以算得上一个异数,无论是妖、魔的生产技艺,还是修者各大流派的经营生聚之道,他都是学一门,精一门,可谓是全挂子的本事。

正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在辛焱的调教和发掘之下,北境天、神木林在生产经营方面的人才也穷出不穷,而且各个人的才能都能充分的施展出来。

比如若夕的经营生聚之道,若兰的育兽驯养之法,文秀和虎子的灵植技艺,冷月的炼丹之道,孔庆西的炼器技艺,郑铭的符阵水平……无论是谁,只要在生产经营方面有一技之长,在辛焱的地头上就绝对可以混得开,活得好。

这也产生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许多生产修者明知道北境天是四战之地,却宁愿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投靠。

加上辛焱在北境天开设了一批专门培养生产修者的学院,让北境天的生产修者们到这里学习和研究,以提高他们技艺,革新生产技法和理论。

这也让北境天的生产修者的水平越来越高,个人的水平提高,整个北境天的生产效率也随之提升。

正是由于生经营抓得紧,抓得好,北境天也变得越来越富足,越来越繁华。

这也是为什么辛焱的势力在历经一次次战斗,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一点点地变得更加强大的原因。

对于生产修者的作用,赤妖也从来不否认,但是这绝不等于他认同辛焱的看法――生产修者和战斗修者只是分工不同,并没谁贵谁贱的问题。

赤妖冷冷一笑:“就如这次你出征一般,带上这么多的生产修者,你以为战争是什么?露营还是过家家?”

辛焱道:“哥就喜欢带着他们去,你管得着吗?”

赤妖道:“你要带着他们去送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该说的,我都说过了。听不听都在你。”

……

“大人!我是说,我可以当你的追随者吗?”阿哲见辛焱半天也没有反应,他再次向辛焱行了一礼。

辛焱和赤妖争了半天,也没有争出个结果,他见阿哲再次提问,便从识海中钻了出来,他对阿哲道:“嗯,这个嘛,我不能让你做我的追随者。”

阿哲闻言,眼中神彩不由一黯,不过,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大人,我是真心的。”

“真心的也不行!”辛焱直接拒绝道。

小小从来也没有见过阿哲如此低声下气地求过谁,也从来没有谁会这样拒绝过阿哲的请求,她的小脸气得通红,拉着阿哲的衣袖道:“少爷,我们走吧。人家分明是看不起我们。”

阿哲对小小道:“不许对先生无礼。”不过,他也真的不再求辛焱,而是深深地对辛焱施了一礼:“谢先生的妖具。”

“等一下!”辛焱却叫住了阿哲和小小。

“先生还有什么事?”阿哲对辛焱问道。

辛焱笑道:“别急着走嘛,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不能收你做追随者,是因为我想和你结成兄弟姐妹。”

“什么?”不止是小小,就是阿哲也是一愣。他们在收服辛焱留下的神魂之火时,就已经知道辛焱是一位远比他们要强大得可怕的修炼神力的前辈高手。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修为通天的前辈,居然会提出要和他们结拜成兄弟姐妹。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奉贤区牙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江西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六盘水治癫痫那家医院好
广东著名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