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末道天尊第二百零一节镖师

发布时间:2020-01-21 18:36:23 编辑:笔名

末道天尊 第二百零一节:镖师

“不止虹楼城,新林城也是这样,据说数目达到三万,同样也是妖将驱使,悍不畏死啊!”

“奇怪了,这些妖兽前几个月不都好好地缩在废土里吗?怎么又开始出来袭击人了?”

听得这几个消息,一个武者面色发白道:“我们这条新路距离那两座城也不算太远,该不会……”

“咳咳……”就在这时,霍启天干咳一声走了过来,长声说道:“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一天到晚念叨鬼,出门哪里能不碰到鬼!”

话音落下,众多镖师和商会伙计都是一齐噤声。

毕竟谁也不想碰到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唯独吴易又饮了一口清酒,暗自琢磨了起来。

“剑啸天预言说一月之内就会天出十日,根据前世的经验,初劫临近结束时,妖兽会蛰伏不动,积蓄晋升的能量,直到最后几日时攻击性会增强,出来猎取活人作为食物。”

想必次之劫就在这几天了,

只是不知道这次劫使会降临在哪一域了。

这时,霍启天抓着自己的酒壶缓步走到了吴易的面前,“呯”地一声,与吴易手里的酒壶碰了一下,两人各自饮了一口。

这是镖师们交往的惯例,吴易自然不会见外,一大口清酒咽下,霍启天已是先开口了。

“有幸走同一趟镖,还没请教阁下大名。”

吴易看了霍启天一眼。笑了笑说道:“江湖飘零的散人,不需要名字。”

霍启天暗暗一愣,原本他只知道吴易实力比自己高。还存了想要拉拢到镖局里的念头,哪里知道对方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竟是连名字都不告诉,不禁叫他微微觉得拉不下脸。

吴易与这霍启天也是萍水相逢,自是不会与他多说什么,难不成告诉他真名,让他到了翔龙城去接了离火殿的通缉令不成?

气氛一下子就僵住了。许久,霍启天才又对着吴易比了比手中的酒壶。喝了一口后转过身来说道:“好了,诸位启程,我们继续赶路吧!”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起了身。各自回到原位,很快赶车的伙计就又坐到了吴易的身边。甩起长鞭,整条商队又开始慢悠悠地前进起来。

“这不是第一个来探查你底细的人了!”蹲在须弥空间里的睚眦用神识对吴易说道:“好像很多人都对你很感兴趣啊!”

“地境六阶,虽然在四大殿和二十八宗的一些大宗门里不算什么,但是拿到散修里是一个很强的战力了。”吴易用神识回答道:“最好还是不要出手,暴露自己的实力,平平安安到翔龙城就好了!”

“但愿如此啊!”睚眦懒洋洋地说道:“你须弥戒指里存了不少吃的啊,我能吃不,饿死我了!”

吴易冷声笑道:“我说不能你就不吃了吗?你看你这半个月怕是把我须弥戒指里的存粮。除了成袋的大米,统统都吃完了吧!”

睚眦憨笑了一下,随后吴易的识海里就又传出了“嘎吱嘎吱”吃东西的声音来。

可就在这时。前方十几名穿黑衣的武者手持刀剑拦路而立。

“停下!”

“全部把车停下!”

“统统下车!”

霍启天看到这些黑衣人,眉头一皱,知道是遇到上了剪径,但依旧忍住说道:“各位,这是鲲鱼城霍家镖局的商队,如果是打劫的话。还请你们看看行情!”…

“打劫?”黑衣武者冷笑一声:“少给老子废话,统统老实点下车。我们是在配合上师缉拿要犯!”

“要犯?”

霍启天微微一愣,果然就看见在这些黑衣武者的身后,站着三名身穿赤色法袍的人,眼神睥睨,一副高门大派,目中无人的架势。

显然都是离火殿的弟子。

“都给我滚下车来!”一名黑衣武者咆哮一声,带着身后的人径直走到霍启天的粮车前。

“噗!”地一声,直接将车上的麻袋给捅了一个窟窿,顿时白花花的大米顺着窟窿直接撒在了地上。

“这一车都是大米吗?”黑衣武者冷声问道。

霍启天虽然脸色不好,但依旧低声说道:“是,前面三车都是大米!”

“好!”黑衣武者点了点头,向后一招手说道:“把所有的米袋子都捅开来查看一下,谁知道里面有没有!”

“什么!”这一下莫说是霍启天,就连身后的镖师,商行的伙计都是惊呆了。

“各位老爷,使不得啊!”商行的伙计顿时就扑跪在了地上,哀声求道:“这米袋子都破了,到翔龙城还有几百里路,我们这可怎么运啊?”

“不给我们检查?”黑衣武者将宽刃刀往身后架了架,冷笑道:“看来你们这些粮车里肯定有猫腻了?动手,一件一件拆开来看,还有后面的三辆车装的是什么?”

霍启天听得黑衣人的话,顿时脸色也变了。

说是抓要犯,还不是变相打劫要好处?

“说吧,你们要些什么,我们不可能全部拆开来给你们看,否则这镖我也就白走了!”

黑衣武者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冷笑说道:“抽十袋米,这还不包括孝敬上师的!”

霍启天听得黑衣武者的话,狠狠一咬牙道:“好,你们拿走!想不到离火殿的弟子居然跟这些人同流合污!”

话音刚落,其中一名离火殿弟子已是冷笑道:“离火殿的弟子,岂是你这种爬虫一样的散修可以评价的,你若敢再说一句,我立时就可以藏匿要犯的罪名把你当场处死!”

霍启天听得这一声威胁,只得面色铁青,咬住嘴唇不再说话,任由十几个黑衣人从车上把十袋大米搬了下来,其中一人取出一枚须弥戒指将这些大米给吸了进去。

霍启天看得隐隐心疼,他这一趟镖不过一千灵石的酬劳,光光这十袋大米就几乎把他的酬劳给赔光了。

哪里知道,这些黑衣武者在收了十袋米之后,不但不放行,反而径直朝着霍启天身后,吴易押送着的三辆车走了过来。

“小子,你这三车上押送的又是什么好东西?”黑衣武者手里架着长刀,冷声问道。

吴易看了那黑衣武者一眼,见是一个地境四阶,他身后的一群小弟有的连地境都不是,只有两名离火殿的弟子是地境五阶,似乎是门内的精英弟子。

但精英弟子算什么?

吴易可是差点就被封为焱子了。

打劫到我头上了?

“一个回合,应该可以让他们全都趴下!”

当即吴易不咸不淡地回答道:“第一车是蜡烛,第二车是布匹,第三车是杂货!”

黑衣武者一招手,身后的小弟顿时聚拢上来。

“每一车搜!所有的包裹全部打开来检查!”

霍启天此时看到身后这名不怎么招人待见的地境镖师也遭遇了跟自己一样的事情,虽然心里略有些惋惜,但却是升起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来了。…

“他也赔了才好,最好赔得比我还多,这样他就不得不在镖局里再多走几次镖了!”

可就在黑衣武者的小弟们要一拥而上时,吴易却是冷声道:“搜查可以,破坏货物要照价赔偿!”

话音落下,两个离火殿弟子和黑衣武者的脸色都变了!

“你是嫌事不够是不!”

吴易冷声回答道:“你们不是要搜查吗?那就搜查去啊,我有不让你们搜查吗?”

霍启天听到吴易的话也是微微一愣,心里顿时涌上一丝不妙的感觉。

“搜!”黑衣武者一招手,顿时十几个小弟朝着吴易身后的三辆马车扑去。

“我有言在先,损坏东西赔不起的,价值一枚灵石断一条手,十枚断一只脚,一百枚灵石抵一条命!”

吴易话音森冷,听得这话的人,莫说黑衣武者的那些小弟,甚至连商队里的伙计和其他镖师都是牙齿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

所有的小弟动作都一下子僵住了,好几个胆子小的武者甚至还望向黑衣武者,战战兢兢的样子,显然都是吃软怕硬的家伙。

“搜!看他敢不敢动手!”黑衣武者憋得一口恶气,用力说道:“我谅他也不敢!”

“慢着!”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后面冷眼看着的离火殿弟子快步走了上来,看了眼戴着兜帽,披着麻布斗篷的吴易追问道。

“看你口音不像南域人,把你的兜帽拿下来,给我们看看你的脸!”

话音落下,另外一个离火殿弟子已是将手背在身后,取出一张蕴含着灵气波动的金纸,正是一张通缉要犯的法旨。

不过站在他们身后的霍启天一眼就看出了猫腻:这一张通缉法旨上文书齐全,唯独人的头像模糊不堪,而且似乎还在不断地变化着。

“难怪这两个离火殿的弟子敢这么嚣张,居然有了这一张冒牌的法旨,谁敢忤逆他们的意思,立刻就把对方变成通缉法旨上的人像模样,到时候就算浑身长满了嘴都说不清楚!”

霍启天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还比较识时务,要是不给他们十袋大米,恐怕这“被通缉”的待遇就落到他的身上了。(未完待续)

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预约挂号
哈医大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江苏癫痫病医院
河源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