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四世同堂話新春:濃的年味兒是團圓

发布时间:2018-12-12 15:30:11 编辑:笔名
四世同堂话新春:浓的年味儿是团圆 中新网朔州2月16日电 题:四世同堂话新春:浓的年味儿是团圆 作者 杨杰英 16日上午11时,农历大年初一。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的年味正浓。43岁的吴忠带着全家在毛皂镇东北方位的田间“迎喜神”。这座中国北方小城历来都有大年迎喜神的习俗。 43岁的吴忠带着女儿吴小菲在毛皂镇东北方位的田间“迎喜神”。 杨杰英 摄 吴忠告诉记者,“今天喜神在东北方向,我们每年都会在不同的时间选择出行方向,去烧香、祈福、迎喜神,希望来年有个好运气!”他认为,农村人过春节其实就是过习俗。 而在除夕當天,吳忠和父親吳滿崢打掃庭院、貼對聯、壘旺火。女人們則準備祭祖的供品、張羅年夜飯。 除夕当天,74岁的吴满峥为93岁的母亲张桂兰洗脸梳头,准备迎接新年。 杨杰英 摄 一切打点妥当之后,74岁的吴满峥为93岁的母亲张桂兰洗脸梳头,准备迎接新年。 每逢大年时节,张桂兰都会向晚辈们讲述属于她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小时候家里穷,蚕豆就是我们那时的零嘴,点着煤油灯,剥蚕豆皮。我们都称为‘剥穷皮’,这也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寓意着大家想早点摆脱贫穷,能够吃饱饭,过上好日子。”1926年出生的张桂兰向记者回忆起自己小时候过年的场景。 “小时候家里穷,蚕豆就是我们那时的零嘴,点着煤油灯,剥蚕豆皮。我们都称为‘剥穷皮’,这也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寓意着大家想早点摆脱贫穷,能够吃饱饭,过上好日子。”1926年出生的张桂兰向记者回忆起自己小时候过年的场景。 杨杰英 摄 张桂兰说,那时缺煤少炭,寒冬腊月家里冷,连洗碗布都能冻住。自己现在还依稀记得,9岁时挖野菜填肚子的情景。由于家里贫穷,父亲在她13岁时就把她许配了人家。直到15岁嫁人时,她想要一顶帽子也没能如愿。 后来,张桂兰生儿育女,日子也渐渐好起来。“我们小时候过年时,已经能穿上那种染布的新衣服,还能吃到小米面窝窝。”1945年出生的吴满峥告诉记者,自己儿时的年味儿颇浓,给长辈拜年时甚至还能领到2分钱的压岁钱。 “我们家历来重视教育,初中毕业后,我就考入山西省朔县农校,学习农作物栽培专业。”吴满峥毕业后,一直在农业系统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工作。他可谓见证了中国农业技术40年的发展,曾获得中国农业部颁发的“农业技术推广工作者”荣誉证书。 父亲一生都在与农业打交道,而吴忠则选择了建筑行业。回到家后与家人商量着如何改造下水道,让家里的排水系统更顺畅。 吴满峥盼望着逢年过节,与孩子们团聚。 杨杰英 摄 吴忠一直怀念自己小时候提着煤油灯去拜年的场景。“那时,穿新衣服、放鞭炮就是我们的乐趣。除夕夜也会围着旺火转,寓意着来年红红火火、事事旺。”吴忠说,其实,现在的年,过得就是个团圆。 吴忠的爱人庞有花表示,以前过年时,家家户户都会在纸窗户上贴窗花。如今风俗较之以前简化了许多,年味儿也淡了。她呼吁传统民俗文化回归,各地也在提倡弘扬传统文化。 作为吴家第四代人,22岁的吴小菲看着全家人忙活着转旺火、敬神、祭祖、拜年。“每年的习俗都差不多,没有太多新意。我想着在饭店订年夜饭,也不用爷爷奶奶受累张罗。其实,我觉得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家人团聚。”吴小菲告诉记者,旅游过年是当下的新风尚,她希望和全家人旅游过年,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吴家四世同堂 杨杰英 摄 “孩子们平时工作忙,只有逢年过节时回来团聚。每每此时,我都会和老伴儿给孩子们做很多好吃的。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就是我们的心愿。”如今,吴满峥在自家小院里,每天照顾着自己的母亲,盼望着逢年过节,与孩子们团聚。 张桂兰感慨,如今的生活是越来越好,住的从原先的土窑洞到如今的幸福小院,儿孙满堂其乐融融。“我这个年纪的人,几乎见证了中国百年的发展。如果我识字,我想把这一辈子的酸甜苦辣写成小说,留给后代,看看这个时代的变迁。” “浓的年味儿就是团圆。”吴忠如是说。(完)大连电抗器品牌大全
襄阳交通收费设备价格
枣庄休闲食品加工设备
陕西太阳诱电加盟
能源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