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51章_1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5:37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51章

肖远庆的迟疑让陈兴皱起了眉头,脚步也顿了一下,“老肖,你还不了解我的脾气吗。”

“市长,这几天其实也没啥要紧的事,就是昨天省委秘书长邓毅带着省直机关部门的一些人到星华县山区去慰问贫困户的时候说了几句话。”肖远庆见陈兴皱眉了,当下也不敢再迟疑,赶紧将事情说了出来,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成为陈兴信任并倚重的心腹,自是也对陈兴的脾气了解得一清二楚,发生再严重的事,只要不欺瞒陈兴,那陈兴就算发再大的脾气也是对事不对人。

“是嘛,那位邓秘书长说什么了。”陈兴冷笑道,不用想也知道那个邓毅嘴里不可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但陈兴还是想问一问。

“他说咱们南州市对扶贫工作重视得不够,山区的群众这么困难,也没见我们市拿出具体的办法和实际行动来帮助山区群众脱贫。”肖远庆摇头苦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那位邓秘书长也不是当众说就是了,听说是和身边人说的。”

“这话既然能传到你这里来,那他当不当众说也没什么区别了。”陈兴沉声道,邓毅是堂堂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不是下面乡镇一个小科长,到他这个级别的干部,一言一行都必须是慎之又慎,邓毅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那显然也是故意的,并且还是要特意让他听到的,要不然邓毅一个副省级干部至于说出这种不合时宜的话?这种话,下面那些真正贫困的老百姓可以抱怨,但从邓毅口中说出来,那就不正常了。

“市长,邓秘书长看来是对我们市的工作有些成见。”肖远庆小心的瞥了陈兴一眼,低声说道,陈兴这个市长亲自兼着扶贫办主任一职,其实已经对扶贫工作够重视了,但邓毅说出那么一句话来,是个傻子都知道是冲谁开炮。

“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怎么说咱们管不了,我们自己的工作,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陈兴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张若明笑着插了一句。

“不错,若明说得没错。”陈兴笑着点了点头,又道,“山区老百姓的脱贫问题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邓毅他以前自个是从通南市调到省委的,要说山区,通南市的山区比南州市只多不少,那里需要脱贫致富的山区老百姓少说也是南州市的好几倍,邓毅在通南市当了一届市长,一届市委书记,他应该比谁都更清楚这个问题。”

“市长,您这个还真说到点子上去了,邓秘书长在通南市干了十年,也没见通南市的扶贫工作做得多么好,他自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也不怕别人拿通南市出来比较,到时候打了他自个的脸。”肖远庆跟着笑道,他不敢得罪邓毅这个秘书长,但眼下只是呆在陈兴身旁,肖远庆也不怕调侃邓毅来顺着陈兴的心意。

“人家是省委秘书长,谁敢那么不开眼拿通南市出来举例,除非是不想混了,所以说呀,官大一级压死人,这邓毅呀,也就这本事了。”张若明笑着附和,他一个小科长也敢调侃副省级干部了。

“好了,不说这个,就当他在放屁。”陈兴摆了摆手,说出的话虽然比较粗鲁,但也正反映了他的心情,他现在对邓毅这个秘书长着实是反感至极。

三人上了车,张若明充当司机,陈兴又问了肖远庆几句,除了邓毅率人去给山区老百姓拜年说了那么一句恶心人的话外,这两三天倒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这让陈兴比较满意,过年过节的,他们这些地方领导最担心的也就是出点什么乱子,什么都没发生,大家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过新年,那是皆大欢喜。

“市长,我们周局说过年后想让我到办公室当主任,还特地来征求我的意见,你说行不。”张若明回头问着陈兴,有肖远庆在场的时候,张若明并没直呼陈兴的名字,而是中规中矩的喊陈兴市长。

“办公室主任?”陈兴撇了撇嘴,周方宇自身难保,这样变相的交好他身边的人,其用意不言自明,陈兴对此不屑一顾,心想回头还得再敲打一下周方宇才是,嘴上对张若明道,“不用理他,你直接拒绝就是,看他有没有本事给你个副局长,要不你就继续在国库科继续干着。”

“好,那我到时婉拒就是。”张若明笑着点头,心里多少有些可惜,毕竟他现在在国库科只是当副科长,要是调到办公室当主任,那也能提一提,不过陈兴既然发话了,张若明肯定是遵照陈兴的意思,跟着陈兴走,还怕将来一个实职正科没着落?别说是正科,副处正处都有可能,张若明现住在财政局里是属于比较吃香的人物,连局长周方宇都对他示好,张若明其实也有点飘飘然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一切来自陈兴这个老同学,该怎么做,他也懂得取舍。

车子到了市区,陈兴让张若明直接开到市,同时还跟肖远庆说着下午的安排,打算到第一医院去看望癌症村的病人。

到办公室的时候,也才上午十点左右,肖远庆给陈兴倒了一杯热水,见陈兴没什么事吩咐,也去忙自己的了,至于陈兴的秘书黄江华,陈兴让其过了初六再过来,也不用急这么一两天。

在办公室里除了一会文件,陈兴突然想到蒋琬说过年的时候可能不回家,也不知道蒋琬到底是回去了没有,过年忙得脚不着地的,他也没跟对方联系,此时想到,也就打了个过去。

“陈市长,难得呀,过年还能想起我。”蒋琬在那头很是惊喜。

“蒋琬,你说这话岂不是搞得咱俩很生疏一样。”陈兴笑道。

“没,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陈市长您过年应该很忙才是,没想到您会给我打。”蒋琬说道。

“今天大年初三了,再忙也是前两天的事。”陈兴笑了笑,“蒋琬,你回海城过年了没有?”

“没有,我在南州,没回去过年。”蒋琬的声音低了几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蒋琬一个单身女子在外独自过春节,这心里头的落寞可想而知,要不是如今算是有点事业,餐厅的生意也红火,过年这两天的时间都在餐厅里打发了,蒋琬肯定更忍受不了独自一个人呆在屋里的那种煎熬,这两晚,回到屋里是一个人,平常没觉得什么,但偏偏这两晚失眠了。

没回去过年?”陈兴颇为意外,想及蒋琬家里的情况,陈兴随即释然,蒋琬没回去过年也不奇怪。

“嗯,餐厅要忙,就想着直接呆南州了。”蒋琬应了一声,很快又问陈兴道,“陈市长您现在是在南州还是在海城?”

“在南州。”

“真的?陈市长,那咱们一起吃饭,行吗。”蒋琬话里难掩喜悦,期待的问道。

“晚上?那倒也行,到时你再给我个,我怕我忘了。”陈兴琢磨了一下,晚上没啥事,也就答应了下来。

和蒋琬通完,陈兴刚把放下一会,就有进来了,见到是宋致那小丫头的,陈兴摇头苦笑,知道宋致又打来说之前那件事了,接起,嘴上还是问道,“小丫头,找我干嘛。”

“陈兴哥,你忘了咱俩约好的嘛,你得过来给我冒充一下男朋友。”宋致满是讨好的说道。

“忘了,我记得我就没答应过你,这种事你还是找别人吧,你看我像是干得来那种事的吗。”陈兴笑道。

“陈兴哥,你太不仗义了吧,你这样子言而无信,太伤我的心了。”宋致急道。

“不是我言而无信,当时就是你硬把这事扣我头上,我可没答应你。”

“你明明就是答应了的。”

“没有的事。”

“有!”

陈兴和宋致斗着嘴,只见肖远庆在外面敲了下门,随即匆匆的推门而入,“市长,石化产业区那边出事故了,省炼化的厂区里,有一个原有仓库发生爆炸。”

“什么时候的事?”陈兴站了起来,也忘了跟宋致的还没打完。

“就刚刚,南港区那边刚通知过来,市里的消防车也已经赶过去支援了。”肖远庆说道。

“走,咱们马上过去。”陈兴招呼着肖远庆,看了下,这才注意到还没挂,抬手和宋致说了一句,“我现在有急事,回头有时间再联系。”说完便挂了。

和肖远庆匆匆赶往石化产业区,一路上,有关事故的情况也在第一时间不停的汇报过来,陈兴每听肖远庆汇报一次,脸色就阴沉一分,现在不是一个原油仓库发生爆炸着火,而是波及到边上的另外两个存储仓了,情况十分危急,再加上石油爆炸着火的高危险性,严重影响了救援行动的进行。

陈兴和肖远庆赶到石化产业区的时候,触眼可及的就是冲天的浓烟还有扑鼻而来的难闻气味,省炼化的整个厂区已经被公安隔离起来,除了相关人员,无关人等已经不能进去,连省炼化的工人也被转移了出来。

“市长,这大火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灭得了的。”肖远庆远远看着几乎将半边天都熏黑的浓烟,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前面是从市消防支队紧急调来的高压远程水枪,但火势大得出乎想象,肖远庆现在看到的情况就是火势越来越大,从高压水枪喷出去的水倒像是飞蛾扑火一样,落入那大火中就销声匿迹,而火势并没有得到半点控制。

“除了预留紧急备用的,把全市所有的消防车都调过来。”陈兴抬头望了望,风一阵一阵的挂着,这让陈兴神色凝重,“这风刮得真是要命。”

“确实是要命,过年这两天,天气都还不错,就是有风,昨晚我看天气预报,沿海还有六七级大风,偏偏这石化产业区在近海港区,风力比市区还大。”肖远庆也跟着皱起眉。

两人说着话,南港区的区委书记赵石明和区长陈荣贵以及石化产业区的一众干部都朝陈兴这边走了过来,陈荣贵一来就向陈兴开口汇报,“陈市长,火势比较大,暂时不好控制下来,不过比较幸运的是没有大的人员伤亡,除了一个重度烧伤已经送往医院,目前还在抢救外,还有几个轻微烧伤的是确定没有生命危险的……”

“你先别跟我说这些,我就问你一句,出现这起事故的原因是什么。”陈兴不客气的打断陈荣贵的话,刚才来的路上,肖远庆通过一直在实时了解这里的情况跟他汇报,陈兴对人员伤亡情况其实已经清楚,在这节骨眼上,他也懒得听陈荣贵说这些废话。

“事故的情况,可能要等省炼化内部调查后才知道。”陈荣贵被陈兴打断话,一脸悻悻然,事故发生的原因,他现在也不知道,一线消防人员都在忙着抢救灭火,而他们这些领导在边上则是关心着火势能不能控制下来,眼下谁也没心思去关注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今天省炼化的管理层是谁负责值班,人呢?”陈兴追着问了一句,陈荣贵说不知道,他也没有摆出一副臭脸,眼下的情况,都在关注火势能不能控制下来,还有石油泄漏的情况,事故原因的调查并不是第一位的,等火灭掉了,后面再调查事故起因也不急。

陈兴一问今天省炼化值班的管理层领导是谁,周围人立刻就噤声了,赵石明和陈荣贵相视一眼,两人都不张口,陈兴盯着两人,两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也不敢直视陈兴的眼神,都装着没看到。

“吴主任,你来说。”陈兴见赵石明和陈荣贵都装聋作哑,立刻看向石化产业区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吴德生,见吴德生也是面色迟疑,陈兴冷哼了一声,“吴主任,你要是也说不知道,那我看你这个主任也该挪挪位置了,给更有心的人担任。”

“陈市长,今天省炼化值班的领导好像就是肖总经理。”吴德生听到陈兴的话,心头一颤,想也不想就说了出来,他不想得罪肖龙波,但比起屁股下的位置,得不得罪肖龙波就变得其次了,还是想保住自己的官帽子要紧,他可不相信陈兴这会只是随便说说敲打下他,要是真让陈兴急了,一个大市长要调整他这样一个处级干部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肖龙波?”陈兴一怔,他都忘了来到这里到现在,都没见着肖龙波的影子,就算今天不是肖龙波值班,但肖龙波作为省炼化的老总,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肖龙波也得第一时间赶到才是,他和肖远庆从市里赶过来,距离算是比较远的,都已经到了,肖龙波愣是连影子都没见着一个。

“刚才给肖总打了几个,打不通。”吴德生已经张了嘴,此时也不怕多说一句了。

“这么说来,今天轮到肖龙波值班,肖龙波不仅没过来,而且连也关机?”陈兴问着吴德生,沉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吴德生此时也只能苦笑着点头,听陈兴的口气很不善,但他也不能多说什么,肖龙波是国企的正厅,他管不到肖龙波头上,肖龙波也管不到他头上,只不过省炼化是重点国企,肖龙波在省领导面前也说得上话,平日里,吴德生是尽量的与肖龙波交好,今天他第一个开口说肖龙波值班,估计这事传到肖龙波耳里后,肖龙波少不得要记恨他,吴德生现在也不想为肖龙波多说什么好话了,到这份上也没必要了,赵石明和陈荣贵都不吭声,他急个屁。

……

就在省炼化出了重大事故时,此刻的肖龙波却是远在兴安市,在兴安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里,肖龙波此刻正光着膀子靠在床上吞云吐雾,身旁躺着一个女人,女子约莫二十几岁的样子,长相十分漂亮,一张素颜的脸显得十分精致,看样子也才刚刚睡起来,就算是没有化妆,也丝毫不减其魅力,。

“肖总,昨晚睡得还好吗。”女子倚着肖龙波的肩膀,芊芊细手在肖龙波身上轻点着,脸上极尽媚态。

“你个小妖精,有你在身边,我当然睡得好了。”肖龙波笑着搂住身旁女子。

“肖总,你净会说好听话。”女子撒娇道。

“是嘛,我这可是大实话。”肖龙波笑意盈盈,看着身旁女子一脸媚态的样子,肖龙波又是一阵热血往上冲,面前这女人真的是太极品了,兴安市电视台的主持人,光是这一层身份,也足以吸引肖龙波了。

女子听着肖龙波的话,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很快又消失不见,只见女子靠着肖龙波的肩膀,亲昵的靠躺着,“肖总,昨晚李市长可是说把任务交给我了,到底行不行,您给个话嘛。”

“你个小妖精,只要你能把我伺候舒服了,那就啥都行。”肖龙波笑了一句。

“真的假的?肖总,那个什么石化产业基地到底能不能落户在我们兴安市,您真的能说上话?”女子斜瞥着肖龙波,笑道。

“我要是说不上话,你们李市长至于这么上心的招待我,还把你这个小妖精送到我怀里来?”肖龙波得意的笑着,他是昨天就到兴安市来的,市长李兵亲自接待了他,昨晚两人先是吃了饭,而后又去KTV,李兵叫来了两个女人陪伴,其中一个市电视台的就是眼前这个,另外一个,年龄会稍微大一点点,但估计也就三十左右,看起来跟李兵的关系暧昧得很,李兵也没介绍对方,肖龙波也懒得去问,他看出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是为他准备的也就行了。

结果也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酒店的KTV里又喝了不少酒后,双方就各自拥着身旁的女人进房间了,肖龙波琢磨着李兵这会肯定也还在酒店里。

随手拿起桌旁的手表看了一眼,肖龙波惊讶了一下,窗帘紧拉着,屋里没多少光线,他还以为顶多也就八九点的样子,没想到都已经快十一点了。

“啧,都快中午了,怎么这么快。”肖龙波咂了下嘴,关机了一晚上,肖龙波想着先把打开再说,至于值班的事,肖龙波压根没放在心上。

“肖总今天有事吗?我今天可是专门把所有事情都推掉,肖总要是有时间,我不介意今天一整天都陪肖总您呆在房间里哦,只要肖总您高兴就好。”女子说到最后,嘴巴直接对着肖龙波的耳朵吹气。

女子的嘴唇带着淡淡的香气,肖龙波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已经拿起的手又放下,一会,扔到一边,肖龙波往后一趟,已然打算再搂着对方运动一番。

在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多少钱
西安碑林医院正规吗
贵阳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韶关治疗盆腔炎费用
郑州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