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財稅改革要走出財權事權惡性膨脹循環

发布时间:2019-11-09 08:56:47 编辑:笔名

财税改革要走出财权事权恶性膨胀循环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作为一个独立的问题提出来,可见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和紧迫会议提出"建立事权和支出相适应的制度",对财权与事权的关系作了明确问题在于,这样的界定能否让财权与事权的关系真正协调起来呢

财权与事权之间,到底那个在前、那个在后、那个更加重要呢财权事权并不是鸡和蛋的关系,按理不难理解,也不难理顺只要将事权确定下来,并按照轻重缓急排一排队、分一分主次,财权如何界定与分配也就十分简单了就像家庭一样,买房、子女结婚、衣食、看病等,财权如何分配,都会安排得井井有条、井然有序的可是,这种简单的事到了财政分配层面,却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甚至分配秩序越来越差,财权与事权的关系也越来越混乱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规范"二字,财权界定不规范,事权界定也不规范,终导致财权与事权的关系变成了鸡和蛋的关系,到底谁更重要说不清了于是,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部门、从部门到个人,都出现了争财权、推事权的现象

过去几十年来预算管理体制一直坚守收支平衡原则,特别对地方财政,更是从法律上禁止其搞赤字相当一段时间内规定必须"以收定支"简而言之,就是财权决定事权、财权高于事权,做什么事、做多大事必须由财力多少说了算在事权扩大后,如果财权与事权的关系能够做到规范匹配,或许问题会少得多,但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在规范行为上都做得不好中央政府利用行政权力,在高度集中财权的同时又大量下放事权,而在地方政府来看,中央政府的强势迫使地方政府不得不用更加不规范的行为,盲目确定事权,盲目扩大事权,并利用"土地财政"和扩大政府债务的方式,使财权界定和分配也出现了严重的不规范现象不仅"土地财政"被过度利用,政府债务也无序扩大,形成财权与事权的双重恶性膨胀、双重无序运行

正因为中央和地方的财权与事权关系都极度混乱,使得预算行为变成了权力工具,《预算法》成了一个摆设这样的结果,自然就没有规范可言,也没有秩序可讲了于是乎,财权与事权关系如何界定,那个更重要、更关键,成了财政改革重要、紧迫的一项工作显然,要推进财政改革,理顺财权与事权关系首先要解决政府行为的规范问题中央可以适当多一些财力的支配权,但不能损害地方的利益地方可以多争取一些财力,但也必须依据实际需要,而不是盲目扩大财力支配权

在此基础上,各自都按照轻重缓急排出自己需要解决的矛盾和问题、处理的各种社会事务其中,满足公共需要、提供公共服务是重要、紧迫的内容必须在满足这一条件下,才能考虑其它事权在这方面,三中全会决定表述得是非常明确的适度加强中央事权和支出,国防、外交、国家安全、关系全国统一市场规则和管理等作为中央事权;部分社会保障、跨区域重大项目建设维护等作为中央和地方共同事权,逐步理顺事权关系;区域性公共服务作为地方事权中央和地方按照事权划分相应承担和分担支出

如果事权界定好了,财权分配也就相对简单和容易了因为,财力的分配完全可以按照事权的轻重缓急予以安排,并制定出科学合理的分配计划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规范预算行为,包括预算编制、预算审查、预算批准、预算执行、预算监督等一旦预算确定,谁也无法随意变更预算

至于税收制度怎么改,税制怎么定,也可以按照财权与事权分配的情况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作出合理的调整与完善其中,能否给地方税收方面的立法权和开征权,也是值得研究和关注的问题

生物谷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生物谷药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