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凶残动物在哪里第150章金雕化戟

发布时间:2020-01-26 21:04:17 编辑:笔名

凶残动物在哪里 第150章、金雕化戟

“特别的方法!”王廪瞥了金丹阳一眼。

“击败你,夺走你的祥瑞之气!”金丹阳微笑着说道:“或许,能支撑我多走一朵祥云!”

“要是你输了,就功亏一篑。”王廪也笑了起来:“第三十朵的玄机就参悟不到了。”

“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试试。”金丹阳收敛笑容正色说道:“修炼本来就是逆天而行,越是不可为就越是要为之,当年……”

“打住!”王廪狠狠瞪了他一眼。

“忍不住感慨了一下……”金丹阳轻轻摇头:“抱歉了,我是雪杉王朝的人,现在我们是竞争对手!”

说着,也不管王廪同意不同意,他已经拔出一直背在背后的一柄木剑,摆出了进攻的态势:“祭出战灵吧!”

“万年雪杉的枯枝。”王廪仔细观察了木剑一圈,神色肃然一片:“来自雪杉妖皇吧?虽然只是枯枝打造的木剑,却是下品皇宝了。”

“好眼力!”金丹阳赞许的点了点头:“所以,全力出手吧,否则你会败得很惨!”

王廪知道他是铁了心,当下将所有战灵全部祭出,巨蜥和湾鳄幻兵,箭毒蛙、水熊虫、乃至于金雕则融合无间。

“好家伙!”看到这一幕,金丹阳也忍不住感慨一句:“五个战灵有四个凶灵,还有双幻兵,这样层层叠加,难怪食火仙子败在你手中。”

“裂土境后期,王侯!”王廪也是凝神注视着他:“虽然实力被压制,但也是王侯!”

“小心了!”金丹阳提醒了一句,王侯的力量爆发,木剑挥舞之间,发出呼啸的风声,剑还未至,利风已经刮得皮肤生痛:“冽北风!”

木剑在半空幻化万千,如同北风狂啸,锋锐寒气席卷而来。

王廪也全力爆发,云裂化为锯齿,境象海洋之中,一头巨大湾鳄张牙舞爪扑了过去:“喙牙!”

“咔咔咔……”

一连串碎裂声响起,呼啸的北风实在是太过于迅猛,湾鳄幻象支撑了片刻,还是被抹灭掉,残余的锋锐寒气继续朝着王廪席卷而去。

王廪手腕一翻,云裂分为两道锋刃,一剑斩落,宛如湾鳄上下颌咬住猎物:“咬合!”

湾鳄的咬合力何其惊人,利齿将寒风一点一点吞噬,双方相互抵消,到最后却是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王廪却是以两招破一招,显然已经落了下风。

“没看错的话,你是金宫开府了!”王廪晃了晃手臂:“难怪这么吃力。”

“你恐怕还在金宫开府之上,我听师尊说,还有一种玉宫开府!”金丹阳轻笑一声,木剑一指,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朝王廪刺去:“渡霜雪!”

“一定是雪杉创立的剑招,冽北风、渡霜雪,都是从他与天抗争的感悟中得来!”王廪微微颔首,手腕一翻,云裂化出五道锋刃:“死亡翻滚!”

他身躯扭转,飞速旋转起来,密密麻麻的锋锐锯齿撕裂风云,荡出一道几百丈的龙卷,朝着金丹阳罩了过去。

“来得好!看我破你!”金丹阳足尖一点,身体同样飞速旋转翻滚起来,木剑搅动长空,带起狂暴的风雪。

两种自然界的狂暴力量撞在一起,风雪龙卷和锋锐龙卷宛如两条巨龙在空中相互纠缠厮杀,几千丈范围内的云雾都被搅得七零八落。

缠斗许久,金丹阳的修为终究更高,体术命功也不吃亏,风雪龙卷后劲更足,先一步将锋锐龙卷破掉,然后挟着余威朝着王廪扑去。

王廪目光一冷,背后浮起金雕的虚影,双翼挥动之间,他的身形诡异的腾挪闪躲,将残余的风雪全部避开。

“比起万年修为,到底差点意思。”王廪无奈的收起云裂,不是湾鳄不强,只能说金丹阳太妖孽。

“还有招吗?”金丹阳也不追杀,他很清楚,要是王廪还有招,追杀也没用;要是王廪没招了,追不追杀都是一个结果。

既如此,他自然不会做出有损名誉的事情。

“当然有!”王廪轻松一笑,湾鳄融合无间,金雕反而释放了出来。

一见金雕现身,金丹阳不由眉头一皱:“难道说……”

“就是你猜的那样!”王廪大手一举:“幻兵!戟来!”

金雕幻化灵体,身躯扭曲重塑,转瞬化为一杆两丈长的方天画戟落入王廪手中。

此戟通体金光闪耀,戟刃之下塑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金雕,雕首高昂,喙中吐出两尺长戟尖,展开的双翼则构成两侧戟刃,整个兵刃精美而华贵。

“皇宝!”金丹阳神色严峻起来:“三幻兵……厉害!”

“我也是第一次用!”王廪轻松挥舞几下,适应了重量:“那就叫,破天!”

“那就见识一下!”金丹阳改为双手握剑,力量完全爆发,身形未动,四周云雾却已经纷纷被吹散:“接招,傲青空!”

木剑飘然挥出,没有任何精妙的招式或是震天的响动,就是这么平实无奇的一剑,却仿佛穿透了天地,恍惚之间,似有一棵雪杉在青空之下傲然挺立,历经岁月风霜却越老弥坚。

王廪一跃而起,同样没有什么精妙的变化,就是手持破天戟,直直的朝着金丹阳刺去:“长翼当空!”

木剑和长戟架在一起,四周的景象瞬间扭曲,双方恐怖的攻击之下,空间都被震动而荡起涟漪,如真似幻当中,似乎只剩下一头金雕和一棵雪杉之间的搏斗。

“轰!”

片刻之后,终于传出一声震天的轰响,整个北境都能听到这惊天动地的响动,而距离最近的几朵祥云上的天才,有不少被震得耳膜流血。

双方对峙许久,最终,金丹阳还是抵挡不住,接连后退十余丈才稳住身形,这一次交锋他却是败了。

这是一场君子之争,王廪也不追击,逼退对方后便轻盈落地。

“痛快啊!好久没遇上这样的对手了!”金丹阳丝毫没有沮丧,反而是面带兴奋:“既然你全力出手,那我也不能让你失望!”

说话间,他身躯一抖,开始幻化灵体。

“你封印了修为?”王廪一下子看出他要做什么了:“没想到你居然是开疆境王上的修为,你也是担心会被祥瑞之气抹杀,所以刻意将修为封印到王侯的境界?”

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金华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治疗阳痿方法
南宁牛皮癣手术治疗
惠州专门治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